马光远:慎刑是不坏选择 和唐万新比吴英太不幸

  给国家和人民造成170亿损失的德隆案主犯唐万新,只判了8年,甚至在服刑时一度被“保外就医”,和吴英相比,唐该是如何的幸运

  特约撰稿 马光远

  12月18日,传媒关注的浙江东阳吴英案宣判,吴英被认定构成“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吴英神话至此破灭。

  吴英,1981年出生,长相秀丽,只有中专文化水平,被控“从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以高额利息为诱饵,以投资、借款、资金周转等为名,先后从林卫平等11人处非法集资人民币77339.5万元,用于偿还本金,支付高额利息,购买房产、汽车及个人挥霍等,实际集资诈骗人民币38426.5万元”。

  就涉案金额和操作模式而言,法院对吴英的定性及判决似乎并无不妥,奇怪的是,公众对于吴英案的判决结果,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关注,很多网友认为,吴英案判得太重了。而法律界人士围绕吴英案的定性的争议在一审判决之后也进入了白热化。

  自吴英案爆发开始,对吴英的“集资”行为如何定性,就充满争议,公诉方“集资诈骗”的定性与辩护方无罪的辩护意见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出现如此巨大分歧的根源,在于我国《刑法》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规定的含混不清。

  中国《刑法》对脱离主流的金融供应体系而存在的集资行为,确立了两个罪名,一个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此罪因河北孙大午而国人皆知;另一个罪则是“集资诈骗罪”。

  这两个罪究竟如何区分,法理上的分野很清楚,但一到现实,却遭遇了难以区分的尴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点击这里在线阅读原版《南方人物周刊》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就吴英案而言,疑点之一,是吴英集资的钱基本用于公司经营。比如,2006年3个月内,她以前所未闻的速度和手笔,置下大宗资产,购买100多间商铺,注册8家实业公司,如果其集资为了“占有”,大可不必搞如此巨大的固定资产的投资;

  疑点之二,最高人民法院在认定集资诈骗的标准时规定了七种情形,但这七种情况似乎都和吴英无法直接挂钩;

  疑点之三,吴英案虽然金额巨大,但其集资的对象却只有11个人,而且都是亲朋好友,其社会危害和影响是可控的。

  如果按照2008年12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等机构出台的纪要,吴英案只能算做普通的民间借贷纠纷。再加上浙江一带民间的高利贷借贷形式非常普遍,如果将之定性为集资诈骗,并且适用最高刑,的确有很大的争议空间:如果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则最高刑不过10年,而一旦定性为“集资诈骗”,则是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