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冠肺炎舆情应对浅析新媒体环境下舆论引导

  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新冠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国内外舆论高度关注新冠疫情的情况,特别是随着国外疫情的蔓延,中国所处的国际舆论环境日益复杂和严峻。新媒体的快速发展使得互联网的触角已经遍布各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直接威胁到公众的生命健康,关于疫情的信息在全球迅速传播开来,同时也带来了各方舆论话语权的争夺。对中国来说,不仅要打赢疫情防控之战,还面临着一场舆论战。如何应对这场“舆论风暴”,本文从互联网的起源、网络舆论引导的特点对网络舆论引导的策略进行研究。

  一、技术变革打破舆论传播的时空限制

  自1969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的前身ARPAnet用于指令信息的传递,互联网开始发展,到1983年,局域网和广域网的产生和逢勃开展,在没有政府资助的网络中心的情况下,可以从一个商业网站向另一个商业网站发送信息;再到1998年微软浏览器和Win 98集成桌面电脑,互联网的商业化发展加快,互联网深刻的改变了整个社会和经济的基本结构,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一方面,作为科技成果,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商业互联网的普及,打破了原有的仅限于研究、学校和政府部门使用网络的情况,普通大众也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突破了传统的由特殊阶层或群体垄断信息的局面;另一方面,互联网使用的低门槛和信息获取的便利性,使普通大众通过互联网都可以获取信息和服务为己所用,提升全社会的效率。

  1994年互联网正式进入中国以来,已超过20多年,经历了传统广告业数据化、内容产业数据化、生活服务业数据化发展阶段,正在向万物皆可相连,一切皆被数据化发展,不仅颠覆了媒体产业,还改变了个体接收信息的方式、社交模式以及舆论的形成和传播方式。从万维网到互联网再到物联网,从信息化到数据化再到智能化,网络以其特有的主体模糊化、渠道多元化、速度快捷化,成为舆论场的重要发展方向和主要战斗阵地。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普及率达61.2%,网络舆情成为最主要的社会舆情传播方式。

  新媒体快速发展,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客户端成为人的另一“器官”,信息的传递无处不在,舆论的形成和传播也突破了时间、空间和渠道的限制。传统的新闻传播和舆论引导渠道掌握在专业化的新闻媒体机构手中,个体及单位均是通过媒体渠道发声,在媒体平台上,官方话语、精英话语占据着主导地位。互联网使得每个个体的声音得到表达的机会,话语权由专业机构垄断转变为在开放的平台上官方、专业机构与个体均可表达,甚至由个体声音汇聚形成的大众舆论力量和权威话语形成抗衡,网络舆情发酵快速化、源头多样化、参与者匿名化要求舆论引导要更加快速和高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