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学是为本-四海孔儿子书院

  为学是为本

  

  论语

  正读四什遍

  儿子路使儿子羔为费宰。儿子曰:“贼丈妻儿子之儿子。”儿子路曰:“拥有民人焉,拥有社稷焉,何必就学,然后为学?”儿子曰:“是故恶行丈夫佞者。”

  串读

  儿子畏于匡,颜深渊后。儿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儿子在,回何敢死?”

  季儿子然讯问:“仲由、冉寻求却谓父亲臣与?”儿子曰:“吾以儿子为异之讯问,曾由与寻求之讯问!所谓父亲臣者,以道事君,不成则止。今由与寻求也,却谓具臣矣。”曰:“然则从之者与?”儿子曰:“弒父亲与君,亦不从也。”

  参考材料:

  丹儿子《论语集儿子注》

  儿子路使儿子羔为费宰。儿子路为季氏宰而举之也。儿子曰:“贼丈妻儿子之儿子。”丈夫,音搀扶,下同。贼,害也。言儿子羔质美而不学,遽使治水民,适以害之。儿子路曰:“拥有民人焉,拥有社稷焉。何必就学,然后为学?”言治水民事神物皆因此为学。儿子曰:“是故恶行丈夫佞者。”恶行,去音。治水民事神物,固学者事,然必学之已成,然后却仕以行其学。若初不尝学,而使之即仕认为学,其不到于缓神物而虐民者几希矣。儿子路之言,匪其原意,但不科学辞穷,而取辨于口以御人耳。故丈夫儿子不斥其匪,而特恶行其佞也。范氏曰:“古者学然后入政。不闻以政学者也。盖道之本在于修己,然后及于治水人,其说具于方册。读而知之,然后能行。何却以不就学也?儿子路乃欲使儿子羔以政为学,违反先后本末了之前言矣。不知其度过而以口给御人,故丈夫儿子恶行其佞也。”

  钱穆先生《论语新松》白话试译

  儿子路使儿子羔去当费宰。先生说:“害了阿谁青春人了。”儿子路说:“那边拥有人民,拥有社稷,治水民事神物皆却学,何必就学纔是学呀?”先生说:“正如你此雕刻么,因此我嫌恶行那些利口善辩的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