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顶顶为什么会梵语,梵文萨顶顶到底会不会梵

  正宗的悉昙体的梵文现在只有日本才有 印度现在也用梵文的 不过不是佛经中的梵文 有些差别

  萨顶顶其实不会梵文 她在采访中说过 他不懂 只是能体会其中的意境 把它们用音乐表达出来 她也只是会读而已。

  萨顶顶的父亲是汉族,母亲是蒙古族;她的经历很奇特:毕业于艺术学院通俗唱法本科班,可偏偏不走主流路线,自学梵文,自己作词作曲,用音符表达“抽象的,感觉的东西”,而不是学院派教导下的“具象的东西”。

  与藏传佛教:

  萨顶顶蛰伏四年,游历各国采风,足迹遍布欧亚大陆,为她的音乐创作汲取充足的养分。其中,西藏、印度之行更让她与藏传佛教结下不解之缘,并师从藏传佛教白教二法王,进而萌生“瑜伽密”系列的原始创作动机。“瑜伽密”系列曲作灵感源自于藏传佛教。 无论《万物生》,还是《妈妈天哪》,在“瑜伽密”系列之中都不难觅出佛教音乐的踪影,但有别于佛教音乐的宁静、清淡,“瑜伽密”更注重节奏所带来的震撼。

  与西藏:

  斥资逾120万的、由郎昆先生担当总导演的《万物生》MV,远赴西藏阿里地区摄制。摄制组到达海拔约5400多米的西藏阿里国家一级保护区古格王朝遗址,这距离拉萨1800公里,途经海拔约6720的冈仁波齐神山。一路上,他们用自己顽强的意志克服着来自高原上心理和生理的各种极限压力和挑战,向着他们心中的理想进发。摄制组请教过多位藏学家和古格王朝专家,并希望作品能展现西藏深远的文化历史,尤其是失落的古格王朝风貌。

  在地方,萨顶顶及摄制组受到了当地政府和人民的极大欢迎和协助。此行由强巴楚成带队,他出生在阿里的扎达县,在古格王朝的脚下长大,对古格有深厚的感情,也十分地了解。相信作品必将给世界一个震惊,而萨顶顶也因此将会成为西藏阿里地区古格王朝的第一个形象代言人。

  萨顶顶第一次去西藏,很惊讶的是,她居然没有一点高原反应,似乎和这块土地有着本能的联系。

  一、嗡、班杂尔洒埵洒嘛雅

  〔注解〕呼其名及洒嘛雅。此处洒嘛雅意为誓句、大愿及戒律。无论何时一尊名被呼,则其高尚的品格即与之完全相连而蒙召感;无论何时任何人祈请及本尊的洒嘛雅,其誓言即化为行动,而其大愿则圆满达成,其戒律即依其真正传统而持守,毫无变更。如果仅称其名而不及其誓句,他可能降临但不一定真正相助;如果作两者都呼吁,则他必须帮助你,因其愿已被同时祈请。正如你呼唤爱人之句,她会来就你,但如果你说:“你还记得当我们初见之时,你说:‘爱我当如细水长流’”(誓句)。她会记得而立刻拥你、吻你!我们敬爱我们的本尊亦应如是:他经常依照他的誓言来加持我们。这是无可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