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录叫声录音 真实偷录休嘿声音

  一场意外让他失去了光明。在医院的那段日子,他整天发呆,不说一句话。母亲坐在他的床边,对他说,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不信,20岁的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知道要想使自己重见光明,除非移植角膜。他还知道中国因角膜伤病而失明的人有200万,可是由于缺乏角膜,每年的角膜移植手术只有1000多例。这等于说,他的前面,有1999000人在排队。他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

  

  他回到家,仍然每天发呆,不说一句话。母亲给他端来饭菜,却被他全部掀翻在地;母亲为他阅读报纸,听着听着他会伤心地哭起来。他喊,我完了,我这辈子算完了!

  那天,母亲小心翼翼地问他,过些日子,想给你做一个角膜移植手术,行不行?他说不可能的,在我前面,有上百万人在等着角膜。母亲说,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把自己的角膜,移植给你......就是不知道医院会不会答应。他一下子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说妈您说什么?母亲说,我想把自己的角膜......移植给你......我查过一些资料......排斥的可能性很小。他说妈您别说了,我不会答应的。母亲说我都这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而你的路,还很长......你比我需要眼睛。他说妈您再怎么说,我都不会答应。母亲说你就听妈一次。他说不,如果您真这么做了,我就死给您看。

  他很喜欢朗诵。上大学时,他是校广播站的播音员。母亲说你可以去市广播电台试试。他说可以吗?母亲说为什么不可以,只要心是明亮的,天空就是明亮的,你的世界,就是明亮的。再听到这句话时,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虽然他仍然消沉,可是偶尔当母亲说到什么有趣的事时,他也会开心得哈哈大笑。他听从母亲的建议,真的在某一天,去市电台应聘。本来他只想应付一下母亲,可出乎意料的是,他竟被破格录取为电台的兼职主持人,主持晚间的一档节目。

  那是一档倾诉类节目。他每天坐在直播间,给电话那端的陌生人排解苦闷,出谋划策。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他想不到帮助别人原来这么快乐。虽然仍然看不见,可是每一天,他都过得很充实。他的节目越做越好,收听率直线上升。年底的时候,他正式成为电台的一名播音员。